您当前的位置: 主页 > 彩霸王马报图纸 > 正文
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美术总监:要有魔幻片的范儿
作者:admin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9-10-04

  奇幻IP大片《西游记之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(以下简称《三打》)已于大年初一上映,影片整体水准远远超过第一集《西游记之大闹天宫》,尤其影片的美术特效部分,受到观众的普遍褒奖,被称作“华语影史特效第一片”。“西游记”奇幻而宏大的美术体系,以前一直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之中,《三打》第一次全面而细腻地将之呈现到大银幕上,并且有了更多独特而鲜明的东方魔幻烙印。新京报独家曝光《三打》美术总监傅鸫访谈,揭秘影片重要场景的设计内幕,全面解析影片关于美术造型的创作内涵。

  傅鸫:我记得应该是4月份吧,前年4月份。然后概念图做了三个多月。团队最多的时候是20多个。

  问:这次《三打》整体的美术风格跟《大闹天宫》相比有什么延续有什么差异吗?

  傅鸫:这两个戏特别不一样,因为《大闹天宫》是它在天上,所有东西都比较虚幻,就尽量地排除实在的根据,都是在天空中营造建筑。那也比较难,看上去是人间的建筑,但又是在空中的。第二集不太一样,这次从制作上实拍的份额多,第一集是CG部分特别多。《三打》的CG部分只占10%到20%,只是一些空间的背景替换,或者是一些武打动作的补充,或者是擦掉威亚这种事,所以制作上两部电影是完全不一样的。但是风格、类型是一样的,都是魔幻电影,然后又是在《西游记》的范畴内,导演、摄影师、美术又是同一个人,所以它还是会有一点延续性。

  傅鸫:我觉得这次更成熟,因为这次我们的创作思路很清楚,毕竟第一集的时候,创造的是一些完全没有根基的东西。这次是很多实景,所以我们可以让它可信,团队之间也越来越默契。创造出的东西挺酷,挺另类,但又还是挺实在的东西。

  傅鸫:《三打》压力比上一集要大,上一集虽然说有很多很酷炫的大场面,但那些在实拍阶段又不能马上都出来,后期压力比较大,而这部戏我后期压力小一点,因为前期素材的完成度达到了80%,后面只是把它润色。

  傅鸫:场景图我觉得得有个一两千张了吧,当然我们说一两千张,实际上包含了它的过程图,包括中间跟制片人、导演去沟通、调整。大场景有四五个,比如说白虎岭,云海西国,还有波月洞这些地方。

  傅鸫:造型是美术部门先出概念,主要的设计是由奚(奚仲文)老师和吴(吴里璐)老师完成的,服装、造型得跟美术风格比较统一。比较突破的造型是猪八戒和孙悟空这两个,当然其实沙僧那个也还蛮有突破的。其实我觉得现在有点漫威的路子,但是它是一个魔幻的传统的中国底子。东方漫威这种路子挺好的。做魔幻电影我们必须去掉这个类型,必须得实在,魔幻片就是要有魔幻片的范儿。

  傅鸫:跟奚老师算是第二次,但我们其实第一集也没怎么太沟通,第二集沟通挺多的,我觉得特幸运的一点,就是我们大家像在一个频道对话,设计的东西能够融在一起,让这个电影有一种完整感,特别好。

  傅鸫:我特别喜欢,我觉得特别幸运的一点,不用去拍一部完全照本宣科的戏。拍的东西真是有突破,而且方式很大胆,比如蓝皮肤的沙僧……这不是一个传统的剧本,它有某种忠实于原著的核心的东西,不只是望文生义地去诠释这个故事,而是把精髓的东西保留住了,而且又现代了,又魔幻了,特别棒。

  傅鸫:一直都是非常疯狂的,无论是哪个环节,大家都是一个完全打开的状态,不拒绝所有的灵感元素,比如我有一个朋友,专门做一些魔幻题材的手办模型,我们都纳进来,然后进行一些筛选、混搭、整合,越弄越清楚。从依赖于一些成品,到把我们可以借鉴的东西融合,甚至是跟影片语境没有关系的东西,美术的工作就是这样的。

  原来是村镇概念,从建筑上是徽派建筑和一些东南亚部落的造型的一个混合、混搭。但剧本在改动之后,就变成了中东那边,顺理成章成为西行的丝绸之路的感觉,我们自动地就会靠向波斯那种,在中国电影史上还没有这种设计。但是我们好在又不用特别去靠波斯,在读大专生可以考公务员吗!波斯加了一点阿美尼亚,加了一点乌兹别克斯坦这种路子。我们特别幸运,无锡有这么一个废弃的公园,今日内部玄机图 话语中满满的谢意为什么要!拿它来作为底子特别好,它本身有一些缩比例的建筑,比如说索菲亚大教堂,我们就在这基础上进行一些改造,在制作上以及完成度上就节省了很多时间。因为它的建筑已经拿水泥给你浇筑好了,你在上面做一些改造就好。

  波月洞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,因为波月洞不应该给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它必须再造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实际基础的地方,就是所谓的鬼魅所在。波月洞就是原著描述的白骨洞,最不动脑子的想法就是应该是由骨头组成的。我们就想反其道而行,如何一点骨也没有,还让人觉得这是白骨洞。所以参考了一些奇怪的自然地貌,不是传统的流线型或者是雕花,而是用一种自然的东西,反而让人觉得有种陌生感,这种陌生感会让人产生幻想。这个场景我们也是走了一些弯路,慢慢地才总结整理出这么一个路子。

  所有的场景和故事都是相关的,五行山里最重要的是师徒相会,相遇就要创造一个机会,首先唐僧得怎么才能到那个地方,是什么使他非要爬那个山,因为遇到老虎,原著也是这样,我们把这个经典保留下来。你看过上世纪80年代老版《西游记》的话,他实际上就露一个头。我们就想,那是不是可以把它稍微弄得再奇妙一点,设计一条山缝。那条缝实际上是为了让唐僧躲老虎钻进去的,然后他被逼得越钻越深,就看到了孙悟空。所以我们找到了一个采石场,在那个环境里搭了这个缝,然后所有人都钻到里面拍。

  白虎岭有点奇幻的色彩,比如说曾经一座很大规模的宗教的佛国之城,比如说它是被一些黄沙掩盖,只露出一些小尖尖。场景就是要给人留下一个印象,让人家有新鲜感。

  花果山和之前我们看过的特别不一样,因为五百年后它变得一片萧条,这个地方完全就不是猴待的地方,当然悟空回来了,看了特别伤心,当年的猴子都变得特别老了。因此它是破败的景象,到处是枯树、石头,河水也干了,反正就那么一个环境。

  那个树屋实际上看上去挺诡异的,我们的场景看上去是带入感特别好。实际上是要经过一些很复杂的地理环境,道具什么的都特别吉卜赛。

神码堂| 跑狗图| 牛魔王豪江赌经| 精英网看开奖| 一肖中特| 神码论坛| 夜明珠论坛| 香港挂牌| 特平藏宝图| 香港挂牌| 香港正版挂牌| 牛牛高手论坛| 红姐| 小鱼儿心水| 精准一肖一码|